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黄念祖《无量寿经讲座》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10集

时间:2019/3/14 7:04:29   作者:黄念祖居士   来源:妙音莲池网   阅读:61   评论:0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14集 

黄念祖居士1988年讲于北京 中国佛学院

 “亦复如是”,是根据上文说的,他说那个臭林子有一棵香树,这个臭林子就不臭反而变香了。众生心里种种都是跟臭林子一样,但是一念佛,它就变化了。所以众生在生死苦恼之中,念佛的心也是这样,如果能系念不止,“定生佛前”,一定会生到有佛的国土。“一得往生,即能改变一切诸恶,成大慈悲”。一旦得到了往生,就能够改变一切诸恶,都变成了大的慈悲。
  
  这就是我说的,带业往生证据很多,我已经找了好多证据,这又是一个证据,我将随着经典跟大家讲。现在存在一个争论,这位先生就说佛经里的佛没说带业往生,他宣传密宗。现在很多密宗人碰见有些净土宗人说“我们是带业往生,不去修你那个密,那个多麻烦,要被灌顶修法等等。”他就觉得是要把这净土宗人破一破,“你们带业往生这是不可能的,佛没这么说”。那你看看这个话,经典中我能找五六处,这一得往生即能改变一切诸恶,那么就是在往生之前你的恶还都有。恶就是罪业、就是惑,恶还不是业是什么呀?所以带业往生,这恶还没改呢,这是带着去的。可是往生之后到了佛前,就可以改变诸恶,是往生之后改的,不是改了之后往生的,这个大有分别了。你要都改了才能往生,那就不叫易行道了,跟别的一样了。你要见惑没有了,思惑也没有了,业也都消了,那本来你也可以证阿罗汉了,也脱生死了。这个不是,你还是有。所以弥陀四十八愿里,“不复再入三恶道”。这句话也就是说,还有业因入三恶道,但是往生之后,佛的愿力加被你不再堕三恶道了。所以带业往生,有人叫我写,我说我不写文章,但是要大声疾呼!对净土宗带业往生要有信心,而且这是正见。我们要是曲解了这些,再去宣传这些,就叫做谤法。谤法之罪,是过于五逆十恶,有的是不自觉的,有的是自觉的,自觉当然罪不可恕,不自觉的也是很重。所以这些地方我们要很小心,不能跟着说。
  
  以上大慈至孝我们的本师劝父亲的话,只劝念佛。而且父亲提出来要学别的,佛不同意。可见其他的行门不是不殊胜,但不是凡夫所能修的境界。唯有系心念佛法门,持佛的名号、持佛的咒语,最是应机,但能依教念佛,定能往生。一得往生便能转恶成善。念佛之方便妙用,显示无余。而且带业往生,你的罪业疑惑都带着,还是个凡夫,所以去的是凡圣同居土,并不叫你超凡入圣才能往生。如果能入圣,你就不是凡圣同居土了,你就方便有余土,实报庄严土,常寂光土,不会叫你屈才的,但更要紧的是能生就很不容易。上面释迦牟尼佛劝父王念佛,说一切众生在生死海中,念佛的心系念不止。佛意所指之念佛,乃四种念佛中之持名念佛。念佛有四种:⑴持名念佛。⑵观想念佛。⑶观像念佛。⑷实相念佛。这里头最方便、所最能行的还是持名念佛。
  
  ⑴持名念佛,就是称念一句圣号。善导大师的话:“唯有径路修行,但念阿弥陀佛。”但念阿弥陀佛,持名念这四个字。别的门修行叫做竖出三界,如虫子生在竹子里,要顺着一个节一个节地爬,竖出则难,故称难行道。但念佛如虫子横着出来,一个地方咬通就通了,易于透脱,是横出三界,所以是易行道。喻为径路中的径路,因其方便直捷,成功迅速。⑵观像念佛。就是供一尊圣像,注目观视。但像在可修,离像则难。佛像要是面前没有,就像十年动乱,我家的佛堂,一度都搬空了,就没办法了。所以观像有种种困难,不能保证,净因易断,相续甚难。故云:“像去还无,因成间断。”所以其方便不如持名念佛之随时随地都可修。⑶观想念佛。观想莲花上有八万四千瓣,一个瓣上有八万四千个脉络,脉络又放多少光,这众生心怎么想?如《观经》所说:“以我自心,想彼如来。”但凡夫之心散乱浮动,鲜有静定之时,难入微妙之观。故云:“境细心粗,妙观难成。”境很妙,心很粗,它是定中的境界,你不能入定,不能做观,所以观是定门的事情,也不是凡夫都能行的。故不如持名之方便易行,不问上智下愚,无论苦乐忙闲,人人能念,个个可行。⑷实相念佛。要离开一切二边,生灭、有无、能所、言说、名字、心所缘等等相,专念自性本具天真佛。这都是勉强说,这个语言文字不能尽,我也不须要多加解说,多加解说也还是语言文字。但以众生未出轮回,生灭之心,念念相续。如《圆觉经》云:“未出轮回,而辨圆觉。彼圆觉性,即同流转。若免轮回,无有是处。”你还没有出轮回,要想了解圆觉是什么?圆觉的本性,就随着你这个心流转了,你要想免除轮回是没有可能性,“无有是处”。你所体会的圆觉随着你的心就转了,就不是本来了。所谓你所体会的圆觉,“非真圆觉也”,乃是你妄想中的一套东西而已。又说:“何况轮转生死垢心,曾未清净,观佛圆觉而不旋复。”何况众生轮转六道之中,生生死死的污垢之心都没有清净,要观佛的圆觉境界,你不旋复、不颠倒?你不可能观。所以观实相不容易。
  
  佛又打譬喻,我没有引用原文,但是话是从经里来的。太末虫就指的细菌,佛老早就知道了,有太末虫,极微末的虫。细菌,近两个世纪才知道,有大的显微镜,才能观察到细菌,佛在两千多年前就知道了。“譬如太末虫处处能栖,而不能栖于火焰”。哪儿都能呆,独不能缘于火焰。所以把针在火上一烧就消毒,众生救疾、救伤,拿布什么在火上烤一烤也消毒,细菌在火焰上不能生。“喻众生心,处处能缘,独不能缘于般若”。所以有许多专门在那钻佛学的人,就没有注意这些话,这些话佛都给你授记了,你那心到不了这儿,靠你研究学问的妄心意识,分别识在那作用,你搞了半天还是个佛学家,对于释迦牟尼佛的教导,如来佛的真实义,还是一窍不通。是以实相之佛,圆觉本性,虽然是众生本具,但是因为你的妄心,念念是生灭之中而观不到,你不能理解。所以不可思议的是“不可思”,你靠思去知道,怎么行啊?那就是可思了,怎么叫不可思呢?所以《观佛三昧经》,佛告父王,诸佛本德,真如实相等。非是凡夫所行境界。故劝父王念佛。由上可见念佛法门在诸法中,称为径路。四种念佛都称为径路。可是持名念佛,更为方便究竟,是径路中的径路。
  
  又四种念佛,难易悬殊,深浅似异,实则事理不二,浅深相即。这四种看着持名是容易,而实相是最难了,可是这个巧妙之处是什么呢?如果有圆解的人来看,称名是暗合道妙,初步即是到家。你刚刚迈第一步,这第一步就是到家,这个就是很微妙。所以持名念佛跟实相念佛,也就没什么分别了。《弥陀疏钞》说:“实相云者,非必灭除诸相。盖即相而无相也。经云:‘治世语言皆与实相不相违背。’云何万德洪名,不及治世一语。”实相是什么呢?不是必须除尽了一切相,才叫做实相。是“即相而无相”,就在这个相上而没有相,不是说东西都没有才叫无相,我就是看见录音机而无录音机之相。经云:大乘经典说“治世语言皆与实相不相违背”,我们治理世间的这一切的语言,都跟实相不相违背。“云何万德洪名,不及治世一语”。为什么这万德洪名反而不及治世的一个语言呢?因为实相非一切,即一切;离一切相,即一切法,非言思所能到。可是我们这个言思,也不离开实相而单独有它自己的本体,皆以实相为体。所以一些治世的语言,跟实相也不相违背,那世间与世出也就不二。一切都是不二,就入了不二法门。既然如此,治世语言都跟实相不相违背,万德洪名会不是实相吗?《圆中钞》说:“四明云:‘圆极之果,所有名字,一一不虚,究竟成就,盖其所召,皆极真故。’故《大经》云:‘世谛但有名,无实义。第一义谛,有名有实义。佛是究竟第一义谛故。’又今弥陀既已证乎究竟第一义谛,故一称嘉名,万德齐彰。弥陀万德慧日,既已俱体齐彰,众生黑暗罪瑕,自然当念消乎尘劫,罪性本空,虚而不实者既销,则称名功德,福等虚空者自生。”四明法师说的话:“圆极之果,所有名字,一一不虚”,最圆满、登峰造极成就之果,究竟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大觉的佛啊!这个名字都不虚,是究竟成就。佛是究竟成就,佛的名字所召的德,都是极真实。“世谛但有名,无实义”,世谛来说,只是有个名字,比如茶杯,有这个名字,我一撒手茶杯就碎了,它没有实义。第一义谛,有名字、有实义。“佛是究竟第一义谛”,佛是证了第一义谛的,这个佛名就体含万德,它也就是实相。所以一称嘉名,就万德齐彰了。弥陀的慧日一照,众生的业障就消除了。所以佛与万德最真实的第一义谛这名号,就是不二。那这样我们就看到莲池的意思是说,一切都跟实相不相违背,我们这句佛号也不违背,《圆中钞》又这么一提。而且一称名号,功德尚然,况本经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者乎!又持名即是甚深般若,念得纯熟,万缘放下,能所顿空,就是无住。心中无所住,念来念去什么都忘了,一切尘缘都没有了,可是无住的时候,于一切万缘放下,一句佛号还在相续不断,朗然明白,即是生心。这个心还在生生不息。这本来是众生份上所行不到的地方,要达到无住生心,生心无住,要别教的菩萨,圆教初住以上才能达到。现在就是这样的凡夫,父母所生之身,具有种种缠缚凡夫的生灭之心,因为你念佛,念到别的都不想了,就只剩一句佛号了,这样就暗合这个无住生心的道妙,不要去行那个无住生心,不行而行,无到而到。句句是佛知见,念念放般若光。所以我们念佛的人,要有这样的理解,念佛自然而然也就恳切了,也就有了动力,也就殊胜了。所以持名念佛就是实相念佛,念念是般若放光。而且密教所说“声字皆实相”。密教观字种,也就是《观经》讲观佛白毫,都是色,都属于字;念佛和念咒是声,声和字都是观实相、念实相。所以这么来看,念佛跟念实相,也本来不二。但是我们下手就是老老实实念,不知不觉,暗合道妙。
  
  “一心不乱”与“一向专念”。又本经大小二本,秦译小本有“一心不乱”之文,今此大本没有提“一心不乱”而专主“一向专念”。两者相较,则本经所宗更为明确,更契众生根机,弥显慈尊恩德无极。蕅益大师《弥陀要解》说:“若执持名号未断见思,随其或散或定,于同居土,分三辈九品。若持至事一心不乱,见思任运先落,则生方便有余土。若至理一心不乱,豁破无明一品,乃至四十一品,则生实报庄严土,亦分证常寂光土。”这是蕅益大师,注解《阿弥陀经》的话,“若执持名号未断见思,随其或散或定”,或散或定都可以,还有散乱,还有这些情况,就生的低一点,分三辈九品。念到一心不乱还有散乱吗?没有了,所以不须要念到一心不乱,只要一向专念就行了。你或者还很定,没有相续、很清净,或者有时还是很多妄想纷飞,就是生的低一点,随着这个可以分三辈九品。若到了事一心,就是方便有余土;理一心,就是实报庄严土了。所以散心持名,不是要定,也没有到不乱,就能够往生同居净土,这一点很重要。
  
  很多老修行,也坚持非念到一心不乱不可,这是他自己生出来的看法。你看蕅益大师的《要解》就不是这么说,而印光大师给印证了,这是《阿弥陀经》注解中最好的一部,就是释迦牟尼佛亲自来写也不能超过蕅益大师。所以散念,也能往生同居净土,这就等于是释迦牟尼佛自己说的。若能念到一心不乱,不管是事一心、理一心,那就是更高了、更好了,此实为圣贤的行径,而不是芸芸凡夫所能做得到的。若必须要求一心不乱,始能往生者,试问苦海众生能有几人得度?咱们世界上能往生的人就太少了,则持名方便法门,亦将是难行道矣。所以本经很明确,以一向专念为宗,但是强调发菩提心。发菩提心不容易,没发的赶紧发,已发起的要增长。密教的关键,不是有其他的秘诀,或特殊的巧法,关键就是劝导行人发菩提心。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,在这个基础上才能念到一心不乱。这是《大经合赞》的话:“依此经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,方得一心不乱故。不能专念(专念你还做不到),决难一心故(就更难于一心了)。”综上两说,故知本经发菩提心、一向专念为宗,全显极乐与娑婆两土导师,与十方如来的本心,也就是弥陀无尽大悲之胜愿,方便至极之大慈,力用难思的果德。所以不须要念到一心不乱,散乱心,只要信愿持名,发菩提心、一向专念,都可以往生。而且是凡圣齐收,利钝悉被,乃至于五逆十恶,饿鬼畜生,能够发心专念的都能度脱。我听见先师夏老师说的:“地狱中的鬼老念佛不已,等他业报满的时候,一出地狱就成为清凉华菩萨。”连鬼、畜生,上次说夏老师那个老鼠跟着念佛绕佛的,那不是很明显嘛,都得度脱。“广被一切含灵,普惠真实之利”,让一切含灵都得到真实的利益,大恩大德,大愿大力,度生大用,微妙难思。只有这样,一切都能得到普度,一切都能得到真实之利,如是方称如来本怀,才是究竟方便。
  
  总之可以把这一大段文章,归纳为四句话,“方便力用”就是阿弥陀佛第十八愿的中间两句:“至心信乐,乃至十念”。既然听到有阿弥陀佛的名字,听到了净土法门,听到了极乐世界的种种庄严,就发了无上的至诚心,“踊跃欢喜,至心信乐,愿生其国,乃至十念”,以至于少到仅仅只有十念,都必生,这就是方便。“普摄顿超”,普遍的摄受上中下根,乃至于动物、地狱中的众生,上至文殊普贤。而且是顿超,这方法很顿,不是很慢的,像爬楼梯,慢慢的上一步、走一步,这就是渐法。顿法,一进来就上电梯,一下子就上了屋顶花园,这是顿超之法。所以五逆十恶的凡夫,临终十念,生到极乐世界就是阿鞞跋致。所以普摄顿超,现生成办,也可以说一生成办。不是说今生来了,下生还要来,还要来,无穷无止地修下去,结这个善缘,等到缘成熟了,才能解决问题。而是在这一生之中,就现在父母所生之身,问题成功办妥了,这就是它的力用,很殊胜。
  
  五 所被根器
  
  前明本经广收万类,普被三根。今当更明,万类之内,如何是器。三根之中,谁是当机。所被的根器到底是什么?它所来普度众生、接引众生,这被度的是些什么根器才合适,所谓佛教术语说“是器”和“非器”。破漏之器不堪承受法露,所以叫做“非器”。“是器”,咱们俗话说这个是材料,“非器”就不够材料。你不能盲目地就把房子搭起来了,竟是些朽木搭了之后要垮的。这些个朽木不是器,不够材料,这个不能勉强的。如《疏钞》云:“前三非器,谓无信者,无愿者,无行者。反是皆器。”信谓:信生佛不二,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,众生念佛,定得往生,究竟成佛。愿谓:厌离娑婆,欣慕极乐,如子忆母,必欲往生。行谓:从愿起行,一向专念,无有间断。以上三事,号为资粮,资粮欠缺,便难前进。信愿行三,缺一不可。如鼎三足,缺一便倾,缺足之鼎,是名非器。什么是非器?有愿、有行,而无信;相类似的,有信、有愿,而没有修行,具备了两个而缺一个,不行。这里关键什么是非器?就是信愿行三,缺少一个就是非器,你不能够一生成办。所以咱们复院后的头一班,他们反映一个现在的情况,国清寺一个和尚,他念佛念的全是佛号了,听见风声雨声,山上的回声,一切一切,听见都是在念佛,他这行很不错了,但是这位出家人,有一天突然想不开了,拿一个绳子上吊死了。所以就是说,光行没有信愿不行,有一个不够,就是非器,他不能够一生成办,所以“缺一不可”。反之,《弥陀疏钞》又说:“又复世人,虽行众善,于彼佛土,无信行愿,亦名非器。虽有诸过,于彼佛土,有信行愿,亦名为器。”这是莲池大师的话,你虽然是世间的善人,但是对于净土法门缺信、缺愿、缺行,还是非器。因为净土宗是很顿的一个法门,不是那些修桥补路种种的功德所能达到的。所以《金刚经》就校量了,你布施了多少身命,不如把四句偈给人说。反过来说,你虽然还有许多过错,但是对于净土法门,有信、有愿、有行,三者具足也是器。莲池大师大家推崇是弥陀化身,是禅宗开悟的人,他听见城楼上的声音开悟了,所以这样大德的话,很深刻。
  
  论“机”(根机),就有“当机”和“不当机”之别。三根之中,谁最当机,古说不一,今当明究。盖以世尊五时说法,均是随机设教,应病与药。一般而论,小乘的经典,像阿含部的经典,《俱舍论》。什么人当机呢?二乘当机,阿罗汉、声闻乘的人当机。大乘经典——《法华》、《首楞严》、《华严》种种,阿罗汉就如聋如盲,不但他不当机了,根本就没有看见、听见。如聋如盲不是真瞎真聋,如同一样,他无动于衷,不当机;菩萨当机。所以当机和不当机,有分别。唯此净土法门《无量寿经》,奇特殊妙,独标一格。谁当机、谁不当机呢?这里有两种:
  
  一、本为凡夫,兼为圣人。善导大师于所著《观经四帖疏》曰:“如来说此十六观法,但为常没众生,不干大小圣也。”意谓佛说《观经》中之九品往生,祗为沉溺之众生,而非专为菩萨与阿罗汉也。又云:“又看此《观经》定善及三辈上下文义,总是佛去世后,五浊凡夫。但以遇缘有异,致令九品差别。何者?上品三人是遇大凡夫,中品三人是遇小凡夫,下品三人是遇恶凡夫。”复云:“今以一一出文显证,欲使今时善恶凡夫同沾九品,生信无疑。乘佛愿力,悉得生也。”又于《行卷偈》前,开示大无量寿经之机曰:“其机者,则一切善恶大小凡愚也。”大师之说,上契圣心,下洽群机,实大有功于净土,故中日诸师多宗此说。如日《合赞》云:“第十八愿,十方众生,三辈众生,皆是具缚凡夫,是其机也。”后复云:“如元晓云:‘四十八大愿,初先为凡夫,后兼为三乘圣人。’故知净土宗意,本为凡夫,兼为圣人也。”此说之要妙,在于直显如来度生无尽之悲愿,扫尽凡夫退怯之心,普令正信此法,发心念佛。乘佛愿力,悉得往生也。
  
  二、专接上根,旁及中下。此谓专接上根者,盖恐世间浅见之士,每谓净宗乃斋公斋婆之行,而鄙视之。故作是说,以济之也。如《弥陀疏钞》曰:“又《起信因缘分疏》明信位初心,有四种机:以礼忏灭罪被初机;以修习止观被中机;以求生净土被上机。初谓业障众生。中谓凡夫二乘。是知净土是大乘菩萨所修矣。”又《弥陀要解》谓持名“法门深妙,破尽一切戏论,斩尽一切意见。唯马鸣、龙树、智者、永明之流,彻底担荷得去。”盖因持名一法,乃至圆至顿无上法门,非思量分别之所能及。故云深妙。但蓦直念去,不假方便,不落思量,直起直用,自得心开。当下破尽戏论,荡除一切计度分别。故云:如是深妙之法,唯有马鸣等肉身大士,始能直下承当,彻底担荷也。马鸣大士,东天竺人,传佛心印,为禅宗十二祖,中兴大乘,造《大乘起信论》。论末劝导众生念佛,求生净土。龙树大士,南天竺人,为禅宗十四祖。开铁塔,亲见金刚萨埵,复为密教之祖。入龙宫,取《华严经》又为华严宗祖。复以广造众论,力宏净土,《楞伽经》悬记云,登欢喜地,往生净土,故又为净宗之祖。我国称大士为八宗之祖,因天台、南山、法相、三论诸宗,亦皆崇为其宗之祖也。智者大师诵《法华》,身心豁然,得入法华三昧,亲见灵山一会,俨然未散。后住天台山创天台宗,临终右胁西向,称念弥陀观音而寂。永明大师于天台韶国师发明心要,乃法眼宗嫡孙。后专志净宗,日诵洪名十万声,兼行日课一百零八事。蒙观音大士,甘露灌口,妙慧涌现,著《宗镜录》一百卷,及《心赋注》《万善同归集》等,蔚为法炬,光照万世。七十二岁焚香别众,坐脱西归。以上四德,咸为肉身大士,法门龙象。《要解》谓唯如是之人,始能彻底承当净土法门。近世学人焉得以世俗之见,而鄙视净土耶?
  
  又《要解》云:“故一声阿弥陀佛,即释迦本师于五浊恶世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。今以此果觉全体授予浊恶众生,乃诸佛所行境界,唯佛与佛能究尽,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也。”由上可见,念佛法门实是无上深妙之法,唯有上根方能直下承当。又本经〈菩萨往生品〉曰:“十方世界诸佛名号,及菩萨众当往生者,但说其名,穷劫不尽。”又〈受菩提记品〉曰:“由于此法不听闻故,有一亿菩萨退转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又《如来不思议境界经》云:“菩萨了知诸佛及一切法皆唯心量,得随顺忍,或入初地。舍身速生妙喜世界极乐净佛土中。”《弥陀疏钞》云:“故知念佛,菩萨之父,生育法身。乃至十地始终不离念佛。何得初心自足,不愿往生。”可见净土法门正契菩萨之机。
  
  由上可见,持名念佛,乃果觉因心之法,唯佛与佛方能究竟其体用。是法无上深妙,广深如海,沐其中者,下根人浅游海滨,亦即身在大海,并得海水浴之乐。若欲深穷其底,则唯赖上根利智之士,若潜水工作者,深入海底,方能知其深广之无量。故云专接上根,旁及中下。
  
  总之两个争论,一个说,是为上根说的法,或为菩萨说的法;另一种,就说这是专为救度凡夫,才说此法。我们综合起来,以上两说,文异旨同。恰似庐山,横看成岭,侧看成峰。现相有差,本体是一。总之,只是这个庐山。故两说文字虽异,但悉皆阐明两土导师悲智无量,福慧双圆。我们就说认为是专接上根的,就是显示如来的大智大慧。因为如来所说的净土法门,乃弥陀住真实慧,从真实际之所开化显示。要是彻底能够承当得起来的,能够承受的,那非上根利智不可。所以念佛的功德,“唯佛与佛乃能究竟”,只有佛同佛才能够彻底了解。弥陀之一乘愿海,六字洪名,圆融具德,超情离见,举体是事理无碍、事事无碍之一真法界,故非思量分别之所能知,语言文字之所能及。故云“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”。行人若能于此无上甚深微妙之法,于此一切世间难信之法,稍生信解,其人必是上根,故云:“专接上根”。同时如来从真实慧中,开演此法门,欲惠众生真实之利也。故此法门必方便究竟,普被三根,普令现在当来一切凡愚浊恶众生,悉登彼岸,故此甚深之法,复又“旁及中下”。
  
  这种理论说法是有根据的,说“专接上根”,就显示如来的智慧,显示法门之深,赞叹佛的智慧。“专接凡夫”呢,专门为了救度凡夫而说这个法,就显如来的大慈大悲。世尊悯念末世凡愚,障深苦重,乃发无上宏深大愿,故号愿王。大愿之核心乃第十八大愿。文曰:“十方众生,闻我名号,至心信乐,所有善根,心心回向,愿生我国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;唯除五逆,诽谤正法。”盖以生死凡夫,迷心逐境,沉沦苦海,头出头没,若无此十念必生之大愿,众生何由得出轮回?故为多障众生,特垂方便,开此易行之法,甚至于经灭时独留此经,以作舟航,故云“专为凡夫”。
  
  又密典《毗卢遮那经》云:“大悲为根,菩提为因,方便为究竟。”盖明必有究竟方便度生之法,方是如来果觉究竟。故十念必生之究竟方便,实由于弥陀究竟成就之最极方便处,正是本经中“如来定慧究畅无极”处。今人焉能因持名之易行,而鄙视此法门乎?
  
  就因为这个法能够这样普被,以至五逆十恶,闻了名号,乃至十念都生,弥陀慈悲到这种程度。所以以上这两说都对,各有所重,一、就是因为我们赞叹净土法门能够普被,要普被首先你要救凡夫才行。二、显持名法门的深妙,要彻底承担唯上根,只有上根才能承担得起。所以应该会通,莫死于句下。
  
  盖此法门巧被三根。如《要解》云:“上上根不能逾其阃,下下根亦能臻其域。”圣凡齐收,利钝悉被。《弥陀疏钞》谓此法门为“尽摄利钝诸根,悉皆度脱。”并云:“诸余法门,高之则下机绝分,卑之则不被上根。是以《华严》如盲,荧光增结。唯此一法,上下兼收。可谓万病愈于阿伽,千器成于巨冶。”又:“但持佛名,必生彼国。则或高或下,或圣或凡,乃至或信或疑,或赞或毁,知有彼佛,便成善根。多生多劫,俱蒙解脱。”所以对于古人的争论,我就在此处把它通会起来,作为我们的体会是应该这样圆融。至于当世,若问何人正是当机?则不论男女老少,富贵贫贱,上智下愚,久修初习,宿根利钝,善恶差别,祗要对于净土法门,能够生实信,就是真实的信心;因信发愿,因为你是实信,所以你发的愿,也是实愿不是虚愿,从愿起行。所以“念须真念,参须真参”。因为你是实信、实愿,所以念也是真念。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,如是之人,正是当机。
  
  六 藏教所摄
  
  我们研究一部经典,就要先知道这个经是属于哪一藏?说在何时,属于什么教?于此了知,则有助于理解全经。因为佛对不同的根机,所说的法是不同的。连孔子都是如此,弟子来问,什么叫做仁、什么叫做孝?对于不同的人,都是不同的答复。那如来的圣智更是如此。应病与药,你得了什么病,就给那最对症的药。所以为什么要找大夫,不是自己到医院去买药吃呢?因为这样不对症,要找大夫好给你对症。如来是大医王,对不同的根机说不同的法。始教是大乘教,像法相等等开始讲大乘,他就没有说人人都能成佛,那阐提就不能成佛。到了终教《大乘起信论》,阐提也可以成佛,但是须要三大阿僧祗劫。到了圆顿教《法华》,龙女刹那际成佛。舍利弗看不起女的,说你是女的。龙女就说,我马上成佛给你看,她就刹那成佛,这是顿教。我们要了解,就是要问一问它这是什么教?所以佛就说了,依了义,不依不了义。佛所说的,是应对根机不同。后人没有直接听佛跟你说法,你应该依了义教,不要依不了义教。这是佛教四依中的一个标准。假定有一部经说的跟《无量寿经》不一样,我们先要问问它是什么教?如果是阿含部,那就不能依它,要依《无量寿经》。《无量寿经》是了义,说实相。
  
  夫一代圣教之判别,诸家有异,撮要言之曰:三藏、二藏、五时、二教与四教、五教。所以我们研究什么经的话,首先要了解它属于什么藏?三藏,就是经藏、论藏、律藏。《无量寿经》属于三藏中的经藏。二藏:就是声闻藏、菩萨藏。《无量寿经》属于菩萨藏,来听的都是大菩萨,都是回小向大的大阿罗汉。净土二乘种不生,要是定性的二乘根器,根本不能往生,他可以出现六神通,往生不了。
  
  五时,佛说法划分为五时,最初成佛说的是《华严》,“华严时”;大家都不懂,于是乎只好说小乘教,这是预备班,讲阿含部,“阿含时”;然后告诉大家要回小向大,这是“方等时”,呵斥小乘,赞叹大乘;再就是“般若时”,说般若,说的很长;最后《法华》“涅槃时”。《无量寿经》主要属于方等时。但不限于方等时,为什么呢?因为《无量寿经》不是一次说,佛多次说。因此翻译的本子很有不同,因为原来的本子就不同,像《唐译》本是出于《宝积经》。佛说《宝积经》的时候,又说了《无量寿经》。所以多次说,就不一定拘于某一时了,这个是“五时”。
  
  《无量寿经》二教中属于顿教。“二教”分两种:一种是渐、一种是顿。所谓“渐”者,就是有法可修,从微至著,从小变大,从低变高,一步一步的,有一个过程,有阶梯、有渐次,比方像爬楼,这个是渐教。“顿教”,就是没有阶梯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。像禅宗,这是顿教,佛一拈花,迦叶微笑,中间没有任何过程。就好像坐电梯,一上去,出门就是屋顶花园。而我们净土法门正是如此。所以一个罪浊凡夫,要带业往生,去了之后就是阿鞞跋致,这就显它顿。而且这个法门里头,当你念佛的时候,不知不觉,暗合道妙,正在念时你已经就超凡入圣,这又是顿。所以二教中属顿教。我国隋代慧远师(即净影)判本经曰:“今此经者,二藏之中,菩萨藏收。为根熟人顿教法轮。云何知顿?此经正为凡夫人中厌畏生死,求正定者,教令发心,生于净土。不从小大,故知是顿。”
  
  四教和五教。天台判为四教,藏、通、别、圆。⑴藏教,就是小乘教;⑵通教,通于大小乘;⑶别教,是单独属于大乘,不与小乘共的;⑷圆教,谓法界自在,具足圆满,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,无碍法门等是也。贤首就是华严宗,华严宗判为五教,小、始、终、顿、圆。小教就是小乘,阿含部。⑴小乘教。所说唯是人空,纵少说法空,亦不明显,未尽法源故。⑵始教。开始说大乘,未示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之义,不许定性阐提成佛,未尽大乘极则之谈,故云为始。⑶终教。由中道妙有,定性阐提,皆当作佛,方尽大乘至极之说,故曰为终。对于始来说,终就提高一步,说一切众生都有佛性。⑷顿教。唯说真性,一念不生,即名为佛,不依地位渐次而说,故名顿教。如《思益经》云:“得诸法正性者,不从一地至于一地。”《楞伽经》云:“初地即八地乃至无所有何次等。”⑸圆教。统该前四的一切一切,都圆满具足。所说唯是无尽法界,性海圆融,缘起无碍。相即相入,帝网重重。主伴交参,无尽无尽,超乎情见,是不可思议。空间说,小的可以容大的。我们大的容小很容易理解,“须弥纳芥子”,须弥山里头包括多少多少芥菜子。“芥子纳须弥”,就超乎情见了,就是《华严》圆教的内容。“三祗一念”,这三大阿僧祗劫包括多少念头。“一念就三祗”,这一刹那的时间就是三大阿僧祗劫。多中有一,一中有多,所以到了圆教就完全超乎众生的头脑,而且是重重无尽,一位即一切位,一切位即一位。所以圆人修习一天,等于不圆的人修习一劫。见不一样了。这是中国佛教共同承认的道理,不是净土宗单提出这个道理。
  
  在五教、四教里头,净土宗属于什么呢?在天台的藏通别圆四教里头主要是圆教。在《华严》的小始终顿圆五教里头,净土宗是顿教和圆教。中外古德对于这个说了很多。因为现在这种轻视净土宗的看法,还是存在很深,没有把古德的这些遗教很好的继承下来,所以大家听了之后就很有反感,因为跟他的想法不大一样,有点抵触。因此,我这里引证的比较多,就是这个道理。因为这个时候多少古德都这么说,就带了一些说服力增加大家的信心。那真的要想理解《无量寿经》,就不须要对所有的注解都要明白,只要把注解看了之后,帮助你把《无量寿经》能够接受下来就很好。我这里有多方面的目的的。
  
  清代彭二林居士于《无量寿起信论》中判本经说:“无量寿经者,是如来称性之圆教。”他不但指明是圆教,而且是称性,称乎如来的本性,跟如来本性相称的,是尽量发挥没有保留的,这样的圆教。所谓七个字是不多,份量很重。日本和尚道隐于《无量寿经甄解》直判《无量寿经》为“本愿一乘、顿极顿速、圆融圆满之教。”顿到极点叫顿极,顿速,快!又快又到了极点,是圆融圆满之教,所以是圆顿之教。圆融无碍,又圆满具足一切。圆融是说无碍,圆满说具足,不欠什么。日本的古德,多数同意这个说法。日本是尊崇善导大师,现在六千万是净土宗。就因为过去是承续善导大师,这个基础很好。日本很遵崇《无量寿经》,遵崇四十八愿。日《大经释》说:“天台、真言虽皆名顿教。然彼许断惑证理,故犹是渐教也。明未断惑凡夫,直出过三界者,偏是此教。故此教为顿中之顿。”天台就是法华宗,我们国清寺智者大师在那儿,就以法华为宗的。真言宗就是密宗。他说天台和真言,法华和密宗,虽然都名为顿教,(他一个“虽然”里还有话说),但它还允许断惑证理,他要把自己的迷惑断掉,然后证到了本体,明心见性了,所以说还是渐教,有步骤、有过程、有次第。他讲这个“明”字,就是要去宣明,宣明那没有断惑的凡夫,就是带业的凡夫,烦恼具足的凡夫。“直出过三界者”,直出就是超过了三界的,“偏是此教”,那就只有《无量寿经》所代表的这个教。“故此教为顿中之顿”,他不但说是顿教,而且是顿中之顿。这个说法让中国的禅宗听见,会非常不服,要气得蹦起来。
  
  日本日溪大师说:“圣道诸教,理是圆融,益是隔偏,以其顿机难得也。是以教虽圆顿,望机自成渐。净土言圆顿者,于圆满速疾利益。”他说是“圣道诸教”,如来这一代时教,很多教,“理是圆融”,讲它的玄理与本体,是很圆融无碍的。“益是隔偏”,它的利益,这些教的利益,是有偏有隔,不是普利。虽然讲这些教的道理是圆融的,但是给大家的利益是有偏的、有隔的,不是普遍的。“以其顿机难得也”,其他教的顿机,像禅宗,现在大家看看实在是很难。现在虽然有些庙是禅宗,实际已经是第五度的禅了,不是真正达摩、六祖那个顿机的禅了。因为这是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教外别传,不立文字。一言相印,顿契本心,一念不生,那就是佛。所以只有两种情况,迷就是众生,觉就是佛,也不用看教,也不是必须要坐禅。一个人见六祖,他说我不伸两足卧——不倒单,腿不伸出来睡觉。六祖说我常伸两足卧,我就伸开两条腿睡觉。他不是靠修持,研究经典,现在不是这个根器,顿机难得。所以“教虽圆顿”,教本身,禅宗等等都是圆顿教。“望机自成渐”,对应化的机来说,什么人当机,成为渐法了。本来禅宗都是顿法,他一修就成了渐法,因为他的根机就是这种见解,这种习气。“净土言圆顿者”,我们对于净土说是圆顿,因为它是“圆满速疾利益”,因为它给的利益是圆满的。连动物都往生,我上次说夏老师那个老鼠都坐化了。普遍,圆哪,没有剩下的,快。一般说老鼠要修行,你得变了人,人还要修多久才能超脱,它老鼠身就解决了,快不快。其他的圣教,虽然有圆融的理,但众生根机粗浅,“莫明其旨”,不能体会这个圆融之旨,“无由蹑解起行”。所以,圆教一般都是先要明白这个道理,然后“蹑解起行”,跟着这个解而起了修行,要先悟后修。一般圆教都是先悟后修,起码要有个解悟。所以现在为什么成就的人少?因为他并没有达到这一步,说是在那修,有的是盲修,不能蹑解起行,就蒙不到法益。所以法虽然是圆顿,但是行人的机很浅,顿法就成了渐法,圆法成了偏法。但是净土宗就不然了,人人能行,皆得真实之利,“不劳断惑”,不须要你为断惑而疲劳辛苦。“直出三界”,直出,不是一步一步的,有的要生到天上,然后到色界无色界,这么慢慢的出去。故实为顿中之顿圆满之教。


相关链接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前言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1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2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3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4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5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6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7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8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9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10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11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12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13集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14集





   

欢迎访问妙音莲池网 http://www.fj114.org

 官方公众微信号;fj114org 欢迎扫描关注。

公众微信号,欢迎扫描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苏ICP备14059615号-1
分享到: QQ空间 微信 新浪微博 QQ收藏 QQ好友 Facebook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