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往生纪实

刘素云老师:家中小猫往生记

时间:2019/10/2 8:09:53   作者:刘素云老师   来源:妙音莲池网   阅读:3   评论:1

刘素云老师:家中小猫往生记

  众生都有佛性,它和我们的佛性、和阿弥陀佛的佛性是无二无别的,是一样的。所以我们不要虐待我们身边的那些小动物、众生。我给你举一个真实的例子。我家两个小猫,二00四年都往生了,我们给你们说说它往生的经过,你们看它俩到哪去了?两个猫,一个叫黑黑。黑黑是纯白色的,一点杂毛没有,我老伴给起的,叫黑黑。还有一个花的,叫虎虎,它俩是一窝的,一九九七年生,比我孙女大十天,所以我孙女管它俩叫虎哥哥、黑哥哥。就是这么两只小猫咪,原来是在我姑娘那个店里。后来我姑娘说拿回家来!我说:那就拿回来吧。我家就是这些小动物都喜欢,原来我家曾经养十只猫,都要拉猫车了。两个大猫,各生了四个小猫崽,哪个也舍不得送,都养著,所以就是这样。我从爸爸妈妈、姥姥姥爷就一直是非常爱护这些小动物。然后这黑黑、虎虎拿到家里以后,它们专门吃鸡肝,鱼都不吃,那鸡肝买了以后,给它煮熟了,也加点佐料,然后吃这个。后来佛友上我那说:刘姐,你说你都吃素,你家这猫怎么吃鸡肝呢?你也得让它吃素。我说:那行,那我给它们开个会,动员动员。


  我就跟它俩说,我记得特别清楚,七月的最后一天,第二天是八一。我们楼的对面就是黑龙江森警总队,那不升国旗吗?那国旗就对我家窗户。我怎么给它俩开的会呢?我说:咱们今天先开个会,先商量商量,明天是八一,咱们今天最后一天吃肝。我刚给它煮出一大盆。我说:明天八一开始,是个纪念日,咱们开始吃素,好不好?我也不知道人听懂没听懂,反正两人就坐到我跟前,眼睛瞅著我,我就负责给人家两个开会,动员,我说这叫动员会。第二天,我就试试,我给买点猫粮,买点猫粮,我就放在一个小碟碟里了。这个黑黑先去闻闻,闻闻就走了,一个粒没吃。虎虎又去了又闻闻,又一个粒也没吃。我寻思我这动员会没成功,没动员成,你看人俩都没吃。我说:不行,还得接著开会。我又给它俩开会。我说:我给你讲讲为什么不能吃鸡肝?因为一个鸡肝就是一只鸡,就是一个命。它们和你都是好朋友,都是一样的,你们吃它就等於吃自己。我说咱们应该是不要吃鸡肝,先吃这猫粮。这说完了以后,到下午了,我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么的,这黑黑就开始去吃这个猫粮了。它吃完了以后吧,抹搭抹搭嘴走了。这虎虎也去了,它也开吃了。所以就从八月一号正式开始,我家的黑黑、虎虎开始吃猫粮了。就是这样,它们俩是哪年往生的呢?二00四年。

刘素云老师:家中小猫往生记


  虎虎往生特别奇特。那天是四月初八,这大家都知道什么日子。那个时候正好我写这个阿弥陀佛,我不写了一百零八本吗?就那个时候我就写佛号。我写佛号的时候,它俩就在我旁边趴著。我要是读经的时候,它俩一个在我怀里,一个在我这,我要是这么读经,枕著我的胳膊。两人我认为它们都在听经。我每天读《无量寿》,反正它俩都愿意上怀里,反正谁先抢著怀里谁合适,剩下那个就得上来枕著我的胳膊,就这样的。然后四月初八那天吧,我写佛号的时候,它俩还玩儿了的,你撵我、我撵你,咬的还吱哇乱叫。我还说:你俩又疯,今天什么日子,不知道吗?得消停点。就这么,我是四点多钟写完的这个佛号的。然后我就开始去做饭,做饭的过程当中,我老伴去修自行车。你看我四点开始做饭,我老伴修自行车,他回来的时候五点整。一进屋一进门,一看那虎虎就在我们,我们家是三个屋,就是佛堂,这面是书房,这面还有一个住屋,这虎虎就在这个佛堂和书房那个中间有个梁,就在那躺著,头冲佛堂尾冲书房。我老伴一说:这虎虎今天怎么躺那睡觉了呢?我说:可能地板上凉快呗。我俩谁都没注意。然后我把饭做好了,我俩在茶几上吃饭。这虎虎就不在头上那面吗?我说:虎虎睡过站了,起来吃饭吧?它也没吱声也没起来,还那么躺著,我们也没往那上想。


  结果,吃完饭了,我去把碗也刷了,收拾完了,我从厨房一边擦著手一边往外走,这虎虎还搁那躺著。我说:虎虎,今天你可真是睡过站了,我们饭都吃完了,你怎么还睡呢?我到跟前一看走了。这时候也就五点半多,那是四点钟之前它俩还你撵我、我撵你,疯呢!没有病。它怎么说走就走了!我说:老伴、老伴,你快点来看,虎虎往生了!我老伴搁书房说:净瞎扯,你吓唬我呢?我说:不是,你来看。他出来一看,真往生了!我老伴这回可来智慧了,当时就坐在地上,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!我俩就开始给念阿弥陀佛,把念佛机也打开了,唱了一宿。第二天早晨,我给我姐打个电话,我说:姐,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。因为我姐来我家,这虎虎和我姐关系特别好,我姐说:什么消息呀?我说:虎虎往生了!我说完这句话,我就等著听那面哭,因为我姐特爱哭。我寻思这一听说这虎虎往生了,这老太太不就得哭吗?我这就一顿,我就先等著听哭吧,那哭也得哭。我姐没哭,你说我姐说的什么?太好了!太好了!我大吃一惊,没哭还说太好了。我说:姐,你说什么太好了?我姐说:小云,就你跟我说的时候,我前面就出了一个像。我说:什么样的像?她说是一个出家人,脸是大圆脸,那个脸红,眉毛特别浓。她跟我说:他穿的是黄色的海青服,外面披的是红色的袈裟,盘腿坐著,可精神了。我说:那是谁呀?我姐说:那不是虎虎吗?我说:你怎么知是虎虎?我姐说:是。我说:你快问问他,他怎么也没打个招呼他就走了呢?想不想和我们说点什么?我姐说,就说一句话:祝愿大家早归西方极乐净土。这就是我家虎虎往生


  我不知道我这么说,能对大家起什么作用?原来我真是不想说这件事。但是因为涉及到要善待一切众生,所以我把这个例子举给你们听。这是在我家发生的真实的故事。

刘素云老师:家中小猫往生记

  这虎虎就这么四月初八往生了,人自己选个日子,还走的这么好。要我说这个情太难放了,当天晚上我不是念了一宿阿弥陀佛吗?我没哭。结果第二天早上我老伴跟我说:给送回老家,给找有山有水的地方,把它埋起来。我说:行!我就拿黄布给这虎虎就包起来,就包的过程当中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给我哭的都上不来气了,给我哭的。然后给它包了好几层,最后一层拿塑胶布给它包上了,全身是软的,一点不硬。完了我说:老伴,我包好了,你送到农村的时候不要再打开,挖好坑以后,直接把它葬在里面就可以了。你说我老伴行不行吧!骑了九个小时自行车,把这个虎虎送回他的老家,就他出生的地方去安葬去了,有没有毅力?那天刮大风,送去以后,他告诉我,他说:半道就开始下小雨,道特别滑,挺难走挺难走的。到那以后,事先给我姑姑家那个弟弟打电话告诉我回去,你把这个事给我办好。等回去的时候,因为我弟弟把那坑、墓地都给选好了,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山坡上挖了一个坑,用那个砖都给砌起来了,然后上面用那个石灰瓦,叫什么石棉瓦搭的盖,整的非常好。完了就把这虎虎,就准备放在这个坑里。我老伴回来跟我说:我得度度他们,他就跟我这弟弟说:你们农村养猫养狗的也多,这猫狗死了以后是硬的是软的?我弟弟说:那还不得梆梆硬。我老伴说:你看看我家虎虎。这不是包好几层吗?我这弟弟一拿:你家这猫真是怪了,它怎么是软的呢?我老伴问我弟弟:你服不服?我们家猫是听经,你嫂子天天读经,它天天听经,你嫂子拜佛,我拜佛的时候,这猫就搁我旁边趴著,就是这样,我这虎虎就往生了。


  往生了以后,这不就剩一只黑黑。这黑黑就有点找伴,想这虎虎,天天到处溜达去找去。然后找不著,就上我怀里来坐著,让我抱著,就像小孩一样,我非常理解。我就跟它说:黑黑,虎虎上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去了,成佛了;你也得见阿弥陀佛,将来咱们都得到西方极乐世界去。它就那么乖乖的听著。然后这黑黑和虎虎相隔一百零八天,黑黑也往生了。黑黑往生,它的奇迹在哪?四十天没吃饭、没喝水,没大便。三天左右有一次小便,那个小便都有点发红,瘦的走道直上晃,就是这样。非常仁义!不上床上,也不在床下,就到卫生间那个坐便的后面有一个这么宽的空,它就上那躺著去。我给它抱出来放在床上,我说:那凉,咱上床上躺著。它就下去还回那个地方。后来我就给它垫了一个厚厚的毛巾被,我说:你实在要是在这,你在这被上。它就一直在这个毛巾被上,特别懂事、特别仁义,它要是尿尿了,它用那个眼神告诉你,让你给它收拾,可干净了。就是这样一百零八天以后,这个黑黑也往生了。


  这我还得向我姐报告!就是在这黑黑没走之前,我感觉黑黑好像要走了。我就给我姐打电话,我说:姐,黑黑可能是要走了。我姐那边电话说:时辰到了。我也不知这老太太这时辰是怎么弄出来的,说时辰到了。我电话撂了我就回来看,黑黑走了,非常安详。我又打电话,我说:姐姐,黑黑真的走了。我姐说:这两个猫可是不一般。我说怎么的了?她说:又出一个图。我说:又出一个什么图?说这个图,我不知道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,反正是剃发的,这个人长得瘦瘦的脸,她说一看这个人就非常清秀,然后穿著一个灰色的衣服,没有袈裟。我姐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也是盘腿坐著。我说:那你再问问他,有什么跟我们交代的,想跟我们说点什么?我姐说:告诉四句话。我说:什么话,你电话跟我说说。我姐说:黑黑非黑黑;这个不是叫黑黑嘛!说黑黑非黑黑,虎虎非虎虎,示现畜生体,却是再来人。你说就这种现象,我真是如实的告诉大家,我真不知道怎么解释,他整个事情的经过确实是这样的。你说众生是不是佛?你还能小瞧他吗?


  我再给你举个例子。这是两只小猫咪,就是这么往生了。我没说完,这个黑黑往生了以后,我老伴说:还送回去?我说:你看呢?我们附近有个省图书馆,新建的,非常漂亮,那环境可优美了。他说:那个地方有一个绿草坪,有个空地,有三棵松树,要不那还有个现成的坑儿,咱们把它葬那行不行?你去看看。我就去了,我一看我就相中了,我说:行,还不妨碍别人,咱还不破坏草坪,它自来就有个坑。我们就把黑黑又包好了,就葬在这坑里了。我没敢告诉我姑娘,那个虎虎走了以后,我告诉我姑娘,她在广州,那家哭的差点儿没哭死。我可不敢告诉她。所以黑黑没走之前,我姑娘来电话:妈,黑黑呢?我说:黑黑在这。这黑黑走了以后再问,我说:黑黑溜达!我也不会撒谎。她说:你把它抱到电话机前,你让它叫唤我听听。我说:它最近休息,它不叫唤。就这样瞒著好几个月。等我姑娘从广州回来,一进屋,一边脱鞋一边:黑黑、黑黑!喊黑黑。这面瞒不住了,我说:姑娘,妈妈没告诉你,黑黑也往生了。这眼睛就瞪圆了,那你怎么不告诉我?我说:告诉你不又得哭吗。埋哪了?我说埋省图了。我去看看。这马上就让她爸爸我俩带她上省图去看。一看这地方,说:还行,但是必须得挖出来。我说:为什么?她说:不能给它和虎虎分家,必须得送回老家去,葬在虎虎的身边。这没办法,你说这都埋了三月了,我又挖出来了,挖出来一看一点变化没有,没烂,完了还是那么软乎的。我老伴子又骑著自行车又把这黑黑运到老家去安葬在虎虎的身边,又修了一个小墓地,就是这样。所以现在我每次回去给老人扫墓的时候,我都过去看看黑黑、虎虎埋葬这个地方。你说这就是两只猫,就这么往生了。


相关评论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  普贤慧行亦复然   我今回向诸善根   为得普贤殊胜行   愿我离欲命终时   尽除一切诸障碍   面见彼佛阿弥陀   即得往生安乐刹   

苏ICP备14059615号-1
分享到: QQ空间 微信 新浪微博 QQ收藏 QQ好友 Facebook 更多